英皇儲查理斯王子訪港記

英皇儲查理斯王子訪港記

康熙帝(愛新覺羅玄燁,1654-1722年,1661-1722年在位)本來公開定立的太子胤礽(1674-1725)兩次被廢,對於臨政多年而又死不去的皇阿瑪,只能哀嘆:「天下豈有七十年太子乎?」對於剛剛渡過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 II,1926年生,1952年登基為皇)登基七十週年白金禧年慶典的英國皇儲查理斯(1948年生,1952年開始為皇儲)就可能會說:「有的!」查理斯王子對比起其母,在公眾前就顯得更具個人特色和表露更多情感。之前的文章看過了其妻戴安娜王妃(Diana, Princess of Wales,1961-1997)出訪香港時的親民形象。今次,我們將目光移到皇儲威爾斯親王查理斯王子身上,他曾經四次出訪香港。

不少台灣、東南亞讀者到香港旅遊時也許覺得元朗很現代化,和九龍、港島沒兩樣的。但在八十年代以前就如同鄉村地區,沒有什麼大商場還是很現代的地標。查理斯王子在一九七九年就曾經訪問元朗,視察元朗新市鎮的發展,得到屏山鄉、錦田鄉各村長老熱烈歡迎,學校更為了慶祝查理斯來訪而停課一天、上街慶祝,這種熱烈情況不亞於在政權移交後擁護中共的樣貌。查理斯王子亦到訪當時亦屬鄉村地區的沙田,可見英國皇室非常重視他們在東方的華人子民。

一九八九年與威爾斯王妃戴安娜的來訪,更是牽涉到整個香港屬地以及國際傳媒的關注。現今已脫離君主制的大中華地區民眾或會認為英國皇室每年從政府處所取俸祿極多,而且生活奢侈,會質疑皇室是否必須存在。但在英國君主立憲制下,君主與皇室的地位是超然於政府之上,負責監督政府施政,並且令投機的政客學會謙卑這門學問,令英國政客對耶和華上帝(君權神授)、民主制度,以及民眾負責。故此,他們的公務是極具繁忙的,這能體現於威爾斯親王伉儷的行程之上。他們需要馬不停蹄地出席公眾活動,為香港科技大學、東區海底隧道、香港文化中心、地鐵藍田站、灣仔會議展覽中心等等,基本上是沒有任何休息的時間。

一九九七年的皇家出訪,是查理斯王子最後一次來訪香港。因為英國與中國於一九八四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主權需要在此年從英國手中轉移到中國處,查理斯王子就是代表英國君主作為英方的主禮嘉賓。受到爭議的是,多年後英國媒體曾經曝露了查理斯王子觀察政權移交典禮的日記內容,內容充滿英國式的嘲諷、鄙視,包括指形容典禮如同「完美的中國式外賣」、中國官員是一些「令人震驚的老蠟像」、中共解放軍是「可怕的蘇聯式表演」、中共領袖江澤民(1926-)的演說是「宣傳」等等。

日記曝光後,當時中國政府的態度比起現今低調得多,沒有對此事有任何評論。而當時香港在中國胡溫新政以及香港曾蔭權主政下,「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亦運作得相當好。然而,查理斯的言論可能就反映了西方世界對於中共政權的印象,這是否屬實就交由讀者自己判斷了。不過,就查理斯王子訪港歷史來看,他來訪時的香港都正值社會、經濟、現代化發展至為輝煌的年代。英國政府和香港政府似乎都刻意利用皇室訪問,作為推廣政治議程的工具,以令香港社會能夠安定繁榮。皇室的威望亦令英國政府及香港政府的形象去威權化,並成功塑造自己為文明開化的化身,令香港民心信服。

參考資料:

  1. Chan, Pui To, “Oriental Dragon & Lion: Royal Visits of the British Crown and the Shape of Hong Kong’s Modernity”, paper presented in the 1st 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History Student Conferenc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 18 June 2022.
  2. Murphy, Philip, Monarchy & The End of Empire: The House of Windsor, The British Government, and the Postwar Commonwealth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3. 元朗大會堂:《威爾斯親王訪問元朗》(香港:元朗大會堂,1979年)。
  4. 香港政府:《一九八九年威爾斯親王伉儷訪港》(香港:政府印務處,1989年)。
  5. The Guardian, https://www.theguardian.com/media/2005/nov/19/pressandpublishing.china.

作者:陳沛滔,香港大學中文學院哲學碩士生,香港大學文學院本科畢業。現為國史教育中心(香港)青年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