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年10月27日】鴉片戰爭日誌

【1839年10月27日】鴉片戰爭日誌

#鴉片戰爭日誌 林維喜案事件簿

  • 日期:1839年10月27日

#知史討論

虎門銷煙後,林則徐暴死之謎

1841年5月,昏庸、剛愎的道光皇帝為討好英帝國主義,將在廣東查禁鴉片立有首功的林則徐罷去欽差大臣和兩廣總督的職務,調往浙江軍營戴罪立功,一個月以後,林則徐又被道光皇帝一道諭旨發配新疆伊犁充軍。

清咸豐元年(西元1851年)初冬,65歲的林則徐被朝廷重新起用為欽差大臣,帶着三兒子林聰彝和親信幕僚劉存仁,離開家鄉福建,星夜兼程,直奔廣西。當一行人趕到廣東普寧,林則徐的病情突然加重,不省人事了。

林聰彝急得一時手足無措,幸虧劉存仁老成持重,差人飛騎趕往潮州,延請名醫,連夜為林則徐切脈、診病。林聰彝親自為父親煎藥熬湯,日夜小心侍候在旁。

三天後,林則徐的病情果然有了起色,這天一早醒來,他覺得腹中饑餓起來,林聰彝忙令人到廚房傳飯。此時林聰彝覺得心中石頭已經落地,不覺渾身酥軟,支撐不住。於是他把父親身邊的小廝喚過來叮囑一番,也就回房和衣躺下。

片刻功夫,只見新來的廚子從廚房裏端出一碗熱氣騰騰的雞絲小米粥,乃是林則徐平時最愛吃的食物。到了上房,那廚子也不進門,只是悄悄地招呼小廝把粥遞上前去。林則徐正斜倚在榻前養神,無意中睜眼掃了一眼那躬身退下的廚子,不由心中一驚:「好面熟啊!」邊想,邊撥開碗中銀匙呷了幾口,覺得粥味有些異樣,驚詫之際,一張浮胖的黃臉又浮現在眼前,他猛地想起來:「那不是我在廣州查辦鴉片時,行轅內僱用的廚子鄭發麼,自從自己獲罪充軍伊犁後,他不是去為洋人做飯去了,今天怎會到此?」……待林則徐省悟過來,命人傳喚鄭發時,廚子早已經不知去向了。

林聰彝聽到父親房中一陣騷亂後,立即直奔上房探視,只見父親臉色鐵青,一言不發,心裏納悶,可又不敢多問。當夜,林則徐接連腹瀉不止,竟又臥床不起……到第四天,林則徐奄奄一息,命如遊絲。這天傍晚,他躺在病榻上,伸出枯乾的手緊緊握着兒子的手說:「聰兒,為父一生全力以赴,志在抗英禦外……可恨壯志未酬,那班賣國賊仍在為非作歹,番鬼仍在我中華大地橫行不法……為父死不瞑目啊……」

突然,林則徐鬆開手,直起身子,指着前方大叫:「新豆欄,新……」說完「咚」的一聲倒了下來……林聰彝見狀,一頭撲在父親的屍體上放聲大哭,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父親在彌留之際已經悟出了自己被害的原因:新豆欄(廣州街名,是清代洋商聚集的地方)那夥發過鴉片財的洋商們,買通了廚子鄭發,用巴豆這種十分厲害的瀉藥熬粥,下了毒手。

林則徐死後不久,廣東一帶就傳說:有人親眼看見在廣州一家酒店十三洋行總頭目伍紹榮手下的一名親信與鄭發竊竊私語,桌上堆着一大把白花花的元寶……有關林則徐暴死的原因,還有其他說法,但仍是莫衷一是、眾說紛紜,成為一百多年來鮮為人知的一個謎。

(《鴉片戰爭日誌》取材自林則徐親撰的銷煙日記,每天帶你瞭解當年今日的歷史事件。本文由「國史教育中心(香港)」授權「知史」發佈,知史討論的資料來源:歷史春秋網,題目:《虎門銷煙後,林則徐暴死之謎》,特此鳴謝。)

國史教育中心(香港)(https://www.cnhe-hk.org/)是民間慈善團體,冀望本『香港心、中國情、世界觀』理念,凝聚社會各界共識,向年青一代、老師及公眾人士,傳承中華文化精萃。

#知史 #長知史 #近代 #近代史 #中國近代史 #歷史 #中國歷史 #鴉片戰爭 #林維喜案 #林維喜 #香港 #澳門 #廣東  #虎門 #虎門銷煙  #林則徐  #禁煙 #日誌 #知史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