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什麼樣的人才被稱為「士」

古代知識分子被稱為「士」。 何謂「士」? 《說文解字》云: 「士, 事也; 數始於一終於十, 從一從十。 孔子曰: 推十合一為士。 」對孔子這句話, 清人段玉裁在《說文解字注》中有進一步的申說: 「學者由博返約, 故云推十合一。 」推十合一, 亦即是由博返約的思維能力。 書讀萬卷, 但是卻不懂得這些書背後有什麼道理, 這完全不能叫作「士」。 孔子還說過「士志於道」, 其意是講: 作為士, 最高追求應該是道--這道既是客觀真理, 又是主觀道德。 所以士人既探求客觀真理, 又追求道德完善。

同時我們還認為士還天然地代表著一種精神, 那就是對傳統精神道德執著追求, 不為物質權貴所桎梏, 謹守個人修養並且達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能用冠以代「士」字的稱呼。 比如, 博學之士, 有志之士, 仁人志士, 學士, 進士, 名士, 俠士, 壯士, 隱士, 烈士等等。 而與士有關的詞語也多是在精神上積極的, 正面的, 是提倡大家效仿的。 比如, 士為知己者用, 士受殺不受辱, 壯士不飲盜泉之水等等。

但其實古代, 「士」的含義比知識分子或讀書人複雜得多。 春秋開始, 士都是指一個特定的等級。 《左傳•昭公七年》記載, 天有十日, 人有十等。 這十等為: 王、 公、 大夫、 士、 皂、 輿、 隸、 僚、 僕、 台。 士上面有王、 諸侯、 卿大夫, 下面有庶民、 奴隸。 作為一個等級, 士的衣、 食、 婚、 喪都有特定的規範, 同時有著自己特定的角色, 最初更多的是作為武士。 春秋初, 管仲輔佐齊桓公改革, 就規定士的主要任務是從事軍事訓練和打仗。 《國語•齊語》說: 「春以搜振族, 秋以稱治兵。 卒伍整於裡, 軍旅整於郊。 」意思是說, 士春天以打獵為名進行軍事訓練; 秋天以秋獵的形式進行大部隊整訓。 這樣, 打仗時就可以「守則同固, 戰則同強, 使大國之君莫之能御也。 」從春秋中後期到戰國, 士的社會角色逐漸由主要為武士轉為主要為文士。 雖然如此, 其內涵仍比現代意義的知識分子複雜得多。

「政治等級、 親緣等級和文化等級這三者, 在此期是高度重合的; 封建士大夫擁有政治權力、 文化教育, 同時又因親緣網絡而結為一體。 『士』訓『事』、 訓『學』, 又處於『族』中--他們是宗法貴族」。 (閻步克《士大夫政治演生史稿》)

士扮演著三重角色, 即政府官員、 知識技能的傳承者, 以及宗族成員, 這三者是重合的。 後來, 這三種角色漸漸分化, 宗族的角色與士失去了關聯, 官僚與學者這兩者被繼承下來。 因此, 官僚與學者都可以被稱為士, 比如說諸子學術的傳承者就是學士的角色; 而遊歷四方, 向不同統治者進言的游士, 更多的是扮演官僚角色。 就是因為這個階層身兼二任, 才出現了後代「士大夫」這種影響千年的角色--既是學者, 又是官僚。

「士」跟「大夫」連在一起, 既使「士」的角色不再是追求知識、 崇尚美德這麼單純, 但是也大大提升了這個階層的社會地位。 在春秋戰國時期, 新興的「士」群體在天下相爭的非常時期, 紛紛選擇將自己的理念投進政治實踐。 「當是之時, 秦用商君, 富國強兵; 楚、 魏用吳起, 戰勝弱敵; 齊威王、 宣王用孫子、 田忌之徒, 而諸侯東面朝齊。 」百家諸子的理想, 大多是獲用於王侯將相, 成了獲利工具。

在武則天大開科舉以後, 士大夫的地位進一步提高。 士大夫科舉中進士, 社會地位即大為提升, 較大族或豪族為高, 享有法律特權, 衣冠與庶民不同, 全家以至族人都大大得益。 士大夫享有免除勞役及其他特權, 親屬眾多, 並掌握農村財富。 宋代程朱理學的發展進一步強化、 發展了儒家思想, 占據了哲學的主流地位。 科舉制度的完善, 使得文化考試成了做官的唯一合法途徑。 「學而優則仕」和「萬般皆下品, 唯有讀書高」開始成為讀書人信奉的格言。 反過來說, 政府官員也必須是飽讀儒家詩書經典的文化人。 這從政治制度上保證了「士大夫」群體必然是一個精英知識分子階層。

如何解讀「士」的角色, 是不少學者的研究。 但是在這兩千年的演變中, 士的功能和追求存在著不少改變, 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地方。 即便來到近代, 有不少的知識分子在政治鬥爭中爭相脫胎換骨、 洗心革面。 其核心原因, 有人就認為還是傳統「士大夫」情結在內心作怪。 既想保留著士這一高潔的名涵, 又擺脫不了對官僚、 以至社會地位的追求。 所以常有學者認為中國人的思想往往是一種綜合的、 混同的、 模糊的思想, 「士」的種種含義, 不失為一種佐證。


wechat(4)


關鍵字

長知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