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高祖劉邦的髒話大全(下)

當上皇帝以後,劉邦罵人就更不收斂了。除了繼續用「豎儒」、「乃公」以外,據說劉邦還養成了個新習慣,開會議論國家大事的時候,老愛與之政見不合的儒生的帽子摘下來當便盆用,往裡面撒尿。

劉邦在後期執政生涯階段,把罵人當作一種心理手段,顯示出了極其高端的政治手腕。像是漢高祖十年,陳豨造反。劉邦趕往代地平叛,剛到前線,劉邦招集會議,詢問是否有將軍願意立功,四名當地校尉自告奮勇。但劉邦一見就大罵:「這幾個破意兒也能當將軍?」

然而,劉邦罵完還是給這四個人封了千戶,使之為將。左右勸諫劉邦:「這幾個人沒有立功,為什麼封賞?」劉邦回答:「我來平叛,沒人響應,難能可貴這四個辣雞帶兵前來,我要是不封賞他們,怎麼打動本地的子弟?」

 

罵歸罵,劉邦很清醒,他知道千金買馬骨的激勵效應,所以罵完人還賞個棗,讓被罵的人不僅不慍怒,反而會高興。

牛牽到北京還是牛,劉邦在當上皇帝後,仍認為讀書無用。儒生陸賈在劉邦總是聲聲《詩經》、《書經》,劉邦受不了聽這些聽不懂的外星話,破口大罵說:「你老子我,在馬背上得了天下,怎麼去鑽研那些詩書?」

這個陸生也不是個含糊人,你自稱我爸爸,那我就得教育你,反擊道:「在馬背上取得天下,難道也在馬背上治理天下嗎?」陸生的話很犀利,直戳劉邦的心頭縫。劉邦釣魚不成,反而被魚尾閃了巴掌。

雖有點尷尬,但劉邦還是對陸賈說:「希望先生能為我寫一些文章,教育我秦國失天下的理由,以及我得天下的理由,還有古代國家興亡的歷史。」後來陸賈寫成十二篇大作,每寫完一篇就上奏給劉邦,劉邦無不稱贊,左右群臣皆高呼萬歲,他稱這部書爲《新語》。

由此可知,劉邦雖然一身江湖氣,但明事理,知好歹,雖然嘴上罵了人,但該服輸的時候果斷服輸。

 

漢高帝七年,北邊的匈奴想來打秋風撈點好處,劉邦一邊派使臣去談判,順便搞搞間諜活動,一邊準備派兵征討。匈奴人也有點鬼聰明,故意只把老弱病殘拿出來,所以這些使臣回來都說匈奴不怎麼樣,打他們很輕鬆。只有一個叫劉敬的人看出匈奴這點鬼名堂,就勸劉邦不要打。可能是他話說急了點,劉邦聽著不舒服,一言不合髒話就噴涌而出:「你這齊國雜種!憑著嘴砲撈得官位很屌嗎?今天竟敢胡言亂語阻礙你大爺的軍隊!」劉邦氣得喘不過氣,直接把劉敬扔進了牢裡。

不久,劉邦就帶著手下出發了,意圖用輝煌的勝利來堵住劉敬的嘴巴。結果一到平城,就被匈奴圍困在了白登山上,七天七夜後才靠著計謀脫身。回來之後,他馬上釋放劉敬,同時賞賜給他食邑二千戶,並封他做了建信侯。

 

罵人,到認錯,再大方地封建信侯。從這一些列操作中,我們不難看出劉邦做人的標準:對就是對,錯就是錯;有功必賞,有過必罰;如果有錯,一定要改正;有用的人才,一定要大手筆籠絡。

可以看得出來,劉邦的罵人手段很高明,但又並不難理解。似乎每個人都能想到,但是想到不一定能做到,這要求博大的胸襟和豁達的性格。如果了解楚漢相爭的歷史,可以發現劉邦做人的標準正好全是項羽缺少的東西。韓信曾經在漢中對劉邦說過項羽的幾大失誤,句句戳中項羽軟肋,也句句言中劉邦的優點,這是另外的故事了。

 


 

劉邦之死

漢高祖劉邦之死,與淮南王英布造反直接相關。劉邦御駕親征,交戰中被亂箭射中,回京的路上就病得很厲害了。呂雉為他請來良醫,醫生說病可以治癒,但劉邦卻拒絕治療。 《史記》這樣記載:「醫入見,高祖問醫。醫曰:『病可治。 』於是高祖嫚罵之曰:『吾以布衣提三尺劍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雖扁鵲何益!』遂不使治病,賜金五十斤罷之。」劉邦死到臨頭,還不忘謾罵一番。醫生出門後,劉邦向呂雉交待了後事。

劉邦的傲慢,《史記》《漢書》均多次提及,定然不假,但病可治卻不治,寧死,這事聽起來真是蹊蹺。難道如史籍所說,劉邦真以為自己是赤帝之子,死不了嗎?如果是這樣,那劉邦的死法也未免有些奇葩。

 

劉邦在世時罵人無數,死後自己也免不了被別人罵,像是司馬遷在史記中就曾多次側面描繪出劉邦的陰險面,從中貶低劉邦的人格不正;等到魏晉時期,竹林七賢阮籍也臭罵他是「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就連宋朝的何去非也說:「漢太祖挾其在己之智術,固無足以定天下而王之。」直到近代時期,仍然有諸多學者批評他為「過河拆橋的臭流氓」。可不管劉邦怎樣罵人,還是保留著自己的一套水準,對於一切與自己利益相合之人還是相當不錯的,否則他就不會被英國史學家湯恩比將其讚揚為「人類歷史上最有遠見、對後世影響最大的兩位政治人物,一位是開創羅馬帝國的愷撒,另一位便是創建大漢文明的劉邦」了。

 

發表迴響

沒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