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高祖劉邦的髒話大全(上)

 

罵不罵人跟文化水準沒關係,只要是人,總有爆粗口的時候,但罵人的水平,絕對跟有沒有文化有關係,像是孔子或者孟子這種高水準文青,罵人的罵法當然與常人不同,猶如過期的牛奶般,一喝下去看似沒感覺,但當夜深人靜,萬籟俱寂之際,自責內疚才會倉然而出,直至上吐下瀉,羞愧至極。而漢高祖劉邦這種罵法恰似相反,他的罵人的水平有限,說不出「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這種高技術罵人技巧。但以低級髒話來說,他算是史上絕無僅有、集才幹與低級於一身的髒話家,一生中飆罵無數,老弱婦孺、分封諸王無不罵過,春風得意至極。


 

劉邦的早期生涯

要說劉邦之所以為何愛這麼愛說髒話,必須從他的早年生涯說起。

西元前256年,劉邦出生於豐縣中陽里金劉寨村,劉邦這個名字,不是他原本的名字,而是他後來自認原名太鳥,自行塗改的,劉邦原本的名字叫劉季,為什麼叫「季」?古代中國因為孩子夭折機率極高,爸媽都不願認真取名字,時常以數量單位來代替,如同子丑寅卯、甲乙丙丁之類的,而劉爸爸採用了「伯、仲、叔、季」來替孩子命名,以此類推,劉邦早年叫做劉季,也就代表說他是劉家第四位孩子。

 

可別以為「伯、仲、叔、季」是文謅謅的字,以當時來說,劉季就等於劉四,  簡直像是現在在酒館前招呼店小二時所用的小名,連個正式名字都沒有,蓋可想見劉邦的出生確實不出頭。

劉邦早年時和將來一同相愛相殺的項羽一樣,都是個令父母頭疼至極的人物,項羽不愛讀書,也不學劍,但他的叔叔項梁卻老看好他,認為他將來必成大器。而劉邦這人更有意思,他的血統可能有問題,怎麼說呢?劉邦在當上皇帝後曾經招開大宴,劉邦在酒酣耳熱之際,胡言道:"各位知道嗎?我媽有次下田耕種時偷懶睡覺,結果夢見天龍下凡,結果我媽就懷孕了!"結果劉邦他爸還跟著附和:"對對對!我親眼看到天龍趴在我妻子身上,龍飛走了以後我妻子就懷孕了。"很有可能,劉邦的母親確實是他母親,但劉邦的父親卻不是他真正的父親,而是外頭某個野男人生的,所以後來項羽抓著劉太公不放,聲稱要把他煮了時,劉邦竟能慷慨大笑,厚臉皮的說道:"煮啊你,煮完記得分我一杯肉羹"。

 

劉邦打小就是個無賴份子,幼時在父親的指使下,曾和青梅竹馬盧綰一起拜馬維先生為老師,在馬公書院讀書。但年齡稍長後,兩人卻出現極大反差,盧綰認真向上,學富五車,而劉邦貪玩怕事,經常被老師訓斥,但他性格豪爽,對人很寬容,所以和盧綰依舊友好,後來當上皇帝後,劉邦還給盧綰超高規格待遇,據《史記·韓信盧綰列傳》紀載:「出入臥內,衣被飲食賞賜,群臣莫敢望,雖蕭曹等,特以事見禮,至其親幸,莫及盧綰。 」諷刺的是,劉邦稱帝後將功臣趕盡殺絕,只留了知音盧綰,但他卻害怕劉邦兔死狗烹,暗通匈奴,意圖模反奪權。不過劉邦對他很執著,雖然出兵圍剿,卻不派大軍完全剿滅盧綰。

 

除了跟盧綰鬼混外,劉邦另外集結了一幫狐群狗黨小夥伴,走到那兒,黃色笑話、滿地髒話就在那兒。但換個方面講,也能從中窺知劉邦天生的領袖風範。

劉邦從小不被父親給待見,原因不僅是不好學,他的哥哥劉仲是個孝子,時常替父親插秧播種,然而劉邦卻不喜歡下地勞動,總是在陰影處拿著扇子搧阿搧,所以常被父親訓斥,說他不如自己的哥哥會經營。有趣的是,日後在統一天下之後,劉邦還拿此事和劉太公開玩笑:“爸,你常說我是個無賴,不能治產業,不如哥哥劉仲,但今我今天的成就比劉仲大喔。"

 

靠著與生俱來的領導才器,劉邦長大後做了泗水的亭長(管理十里以內的小官),時間長了,和縣里的官吏們混得很熟,什麼蕭何、曹參都認識了,在當地也小有名氣。劉邦的心胸很大,在一次送服役的人去咸陽的路上,碰到秦始皇大隊人馬出巡,遠遠看去,秦始皇坐在裝飾精美華麗的車上威風八面,遠方人們都在暗中叫罵,只有劉邦羨慕得脫口而出“大丈夫就應該像這樣啊!

 


 

反秦啦!起兵炸鍋啦!

劉邦之所以反秦,並沒有想像中的神話。有天劉邦接到上級報告書,被命令以亭長的身份為沛郡押送徒役去驪山,徒役們可不只幾百人,劉邦卻只有兩隻手,他們走一路跑一路,真到了咸陽大概只剩劉邦一人了。據當時的苛刻秦令,刑徒逃跑,看管者必因此遭受刑罰。所以走到芒碭山時,劉邦停下來歇息飲酒,趁著夜晚把所有的役徒都放了:“我知道你們都不想去咸陽,這樣好了,你們各奔前程逃命去吧,我也該在山上避世一下了”有的人真的跑了,這些人沒眼界,有十多個囚徒了解社會,深知劉邦在當亭長時豁達大度、黑白兩道通吃、領導能力極強,願意跟隨他一塊走。從此,劉邦在芒碭山過了一段梁山伯般的俠客生活,據說有天還殺了一條比人大的大白蛇,不久後有位老婦哭泣前來,眾人疑惑不解:"老婦,你怎麼哭了阿"老婦:"是我兒子是那條蛇,他是白帝之子,如今被赤帝之子所殺,我就是為了這個哭阿",眾人正要問個仔細時,老婦忽然不見了。是真實還是虛構?還是劉邦酒醉時亂掰的?作者我不敢明段,但此故事實在為後人津津樂道。

 

公元前209年,陳勝、吳廣因調兵時颳風下雨,延遲了幾天,但照當時秦律規定:遲到者不問原因皆斬,陳勝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秉持著"今亡亦死,舉大計亦死;等死,死國可乎?"的原則,率領起義軍打舉反秦,攻占了陳(現在河南淮陽),建立了“張楚”政權,和秦朝公開對立。

 

天下苦秦久矣,陳勝此舉使天下揭竿而起,一同推翻暴秦,劉邦的老家沛也人心鼓動,就連縣令也意圖響應,蕭何和曹參當時都是縣令手下的主要官吏,他們是劉邦的好朋友,因此勸縣令將本縣流亡在外的人召集回來,一來可以增加力量,二來也可以杜絕後患。縣令覺得有理,便讓劉邦的摯友樊噲把劉邦找回來。但在劉邦披夜返回的同時,縣令卻又後悔了,害怕劉邦回來後自己當不了老大,弄不好還會被劉邦所殺,等於是引狼入室。所以命令將城門關閉,還準備捉拿蕭何和曹參。蕭何和曹參聞訊趕忙逃到了城外,剛好遇到了往回頭走的劉邦,蕭何據實相告,劉邦勃然大怒,親自前來城前拿著大聲公怒喊:"鄉親父老們,我是劉邦,我回來了,你們趕快殺掉那該死的縣令,否則我進城後雞犬不留!"鄉親們知道劉邦是什麼德性,這事他絕對幹得出來,幾十個年輕人頭腦一熱,衝進縣衙,殺掉了出爾反爾的縣令,打開了劉邦的富貴之路。

 


 

特殊的招攬文人法

劉邦罵人的時候大多在會客之際,他總是在臥室裡見客,嘴裡叼了根牙籤,仕女們在底下幫忙洗腳,有時抬頭伸脖子,有時低頭看腳趾,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氣得客人牙癢癢。每次會客都有書生不爽劉邦這副跩樣,跟劉邦對嗆,而劉邦每次都嗆不贏,只能大罵他們是「豎儒」,好讓那群之乎者也的書呆子們閉嘴(「儒」本來是指有才能的人,可在前面加上一個「豎」字,就很侮辱人了,合起來大概就是奴才書呆子的意思。)有時候火氣上來,劉邦還聲聲以以「乃公」自居(以台灣口語來講,就是「林北」)。

 

隨著反秦起義軍的聲勢高漲,劉邦的軍隊連下了數十餘城鎮,因而獲得了與地方高端文人接觸的機會,然而劉邦是個沒文化的痞子,最討厭的就是文化人,這跟吃不著葡萄就說葡萄酸是一個道理,因此在劉邦起義初期,他根本不允許文人進出營帳,倒是像樊噲一類的土氣屠夫,他視若珍寶。

有一次,秦末著名學者酈食其來投靠他,劉邦哪知道他是誰,一聽是個儒生,就沒什麼興趣,心想又是一個來混吃混喝的,放一邊涼快去。

 

酈食其知道劉邦對文化人不大友好,既然你不見我,那我只好自己找上門去,走到門口也不說自己名字,只說是高陽酒徒。劉邦正在享受兩個美女的足底按摩,心情愉快著,一聽有個酒徒來找他,想說自己晚上也要喝點小酒,有人一起聊天才過癮,因此招見入內。

不過,接下來的劇情就有些出乎意料了。酈食其滿以為劉邦就算不出來迎接一下,至少也該正襟危坐吧,可一進門,就看見劉邦半躺在床上,兩腳叉得大大的,閉著眼還在享受足浴,一臉陶醉。酈食其當時心裡就不舒服了。劉邦也不高興:不是說進來一酒徒嗎,怎麼穿著儒裝?不知道我最煩書生嗎?

兩人都有氣,看對方就不順眼了。

酈食其不下跪,膝蓋繃得直直的,只拱了拱手,彎了彎腰,算是打了一個招呼。劉邦電不搭理他。哼了一聲,繼續閉上眼享受。

酈食其問劉邦:「你是想幫助秦朝打諸侯,還是想著率領諸侯打秦朝呢?」

劉邦一聽就破口大罵:「豎懦!天下已經被暴秦折磨慘了,我怎麼會幫助它來打諸侯呢?」

酈食其也算識相,知道把劉邦惹毛了沒什麼好處,趕緊見好就收:「既然你是要打秦朝,那就不該這麼傲慢。」

知識分子沒事就愛教訓人,酈食其也有這毛病,好在劉邦雖然是個流氓,但還懂得知錯就改,爬起來道了歉:來人,上菜,喝酒!雖然劉邦個性驕矜自傲,但對待下屬從不馬虎,酈食其跟著劉邦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但是劉邦遇到不高興的事,依然會把酈食其祖宗十八代罵個遍。

 

搞垮了秦國後,劉邦和項羽又打了起來。劉邦流氓出身,小時候架打得不少,一般人不是他對手,可要遇到項羽,挨揍的總是他。正面打不過,劉邦就想搞點歪門邪道,酈食其就給他出主意說,項羽人多勢眾,你當然不是他的對手,你得挖他的人才,私底下給這些人好處,多封幾個王,這樣他們即使不站到你這邊,也不會再幫項羽揍你了。

劉邦覺得這辦法不錯,就讓酈食其放手去干。可酈食其前腳一走,後腳張良聽說了就跑來勸劉邦,說搞這個分封制是不行的,這只會讓歷史倒退至周朝初期,皇帝根本沒權力。劉邦聽了脊背直冒冷汗:「酈食其這個豎儒(書呆子),專出餿主意,幾乎壞我大事!」

劉邦真是個大老粗,張良也是儒生啊!不知道他聽劉邦這麼罵自己的同行,心理作何感想。

 

就這個動不動就滿嘴粗口的臭毛病,使很多人都不願意跟著劉邦混。魏豹原來就是跟劉邦混的,不過因為劉邦的嘴太臭,倒戈加入項羽陣營。劉邦不捨人才流失,派人去做魏豹的思想工作,可魏豹聽了連連搖頭:「漢王慢而侮人,罵詈諸侯髃臣如罵奴耳,非有上下禮節也。」

 

發表迴響

沒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