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人在深井

作者:劉蜀永

深井位於新界荃灣鄉郊,與青馬大橋隔海相望。二戰以後,大批潮州人到地處深井的生力啤酒廠和九龍紗廠打工,並在那裏聚居,帶來了體現潮汕文化的盂蘭勝會習俗、天地父母崇拜等。

 


 

「深井盂蘭勝會」

 

盂蘭勝會起源於潮汕地區。

 

有人說,盂蘭節是「中國的萬聖節」。關於其由來有這樣的傳說:佛弟子目犍連的母親不信佛法,死後墮入餓鬼道。目犍連送飯給母親,誰料飯未到母親口中,就化為炭火。目犍連求佛超渡。佛祖指示說,在7月15日設盂蘭盆會供,以百味果食供養十萬眾僧,仗其法力解脫母親。佛祖又讓佛弟子們仿效目犍連的做法,為現生父母增福延壽,為過世父母離苦得樂。這個故事與中華民族的孝道有關,傳承人心向善的文化。後來,對沒人祭祀的孤魂餓鬼,也建醮超度,名為施孤。

 


 

香港潮州人的盂蘭勝會一般先要巡遊請神。儀式中有僧尼在誦經壇超渡亡魂。儀式過程中,上演神功戲。通常會上演潮州戲或木偶戲,既讓先人靈魂接受功德,又可娛樂街坊。儀式最後會派平安米。早年是為救濟貧民,為先人積福。現時已演化為替長者討吉利、祈求健康。盂蘭勝會經費來源主要靠街坊認捐,「福品」競投也是來源之一。勝會將神前祭品供善信競投,價高者得。人們相信「福品」可保家宅平安及生意興隆,爭相競投。

 

 


深井盂蘭勝會的起源與生力啤酒廠有關。當年深井村十分荒涼,工人晚上在宿舍留宿時,經常會疑神疑鬼。有鑑於此,潮籍工頭周鎮裕向廠長窩拿先生提出,潮籍人士習俗在舊曆七月盂蘭節,拜祭亡魂及燒街衣 。因此由1950年開始,有組織地舉辦盂蘭勝會活動,費用由廠方支出。

 


 
1960年代初,深井潮州人發起組織深井潮橋街坊福利會,推廣潮汕文化。 1996年生力啤在深井結業搬往元朗,窩拿先生去世後,地方上熱心潮人亦陸續年老、離世或搬離。深井盂蘭勝會運作一度十分艱難。直至2010年退休警官姚志明先生被推選為深井盂蘭勝會會長,改變以往運作模式,取得在外發展的深井成功潮人支持,深井推廣潮汕文化的情況才大爲改觀。

 
2011年,「香港潮人盂蘭勝會」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香港潮屬社團聯會編輯的《香港潮人盂蘭勝會紀念特刊》寫道:多年來,盂蘭勝會是香港一項富有本土特色的無形文化遺產。這一民間風俗活動,已成為中華文化組成部分的潮汕文化傳統「根脈」象徵,讓港人大開眼界;同時,亦是旅港潮人熱愛祖國及團結鄉誼的具體表現。

 


 

 

「香港唯一一間天地父母廟」

 

「天地父母」是潮汕人供奉的一個重要神靈。這個神靈一般不以神像形象示人,只用香爐或牌位為代表。在潮汕人心目中,萬事萬物都是由「天地父母」化育而來。他們稱「天」為「天公」,與民間信仰的玉皇大帝聯繫起來,把正月初九定為天公誕。至於土地,則像母親哺育嬰兒一樣,給人類帶來食物和生命所需,他們稱之為「地母」。「天地父母」最初是指天公和地母。拜祭「天地父母」體現出潮汕人對宇宙和大自然的崇敬。在凡間,父母和長輩對個人和家族而言亦很重要,因此後來拜祭「天地父母」的含義亦有所擴展,亦是潮汕人表達敬老感恩之心的方式。

 

香港一些廟宇,如荃灣七聖宮、樂富天后古廟、九龍濟原堂、秀茂坪大聖廟、錦田八鄉天德宮等,供奉著「天地父母」神位。但專門為「天地父母」建廟的,在香港只有深井這一間。1946年,深井潮州人在村内一水坑旁建一小廟,設立天地父母寶座。1981年,潮州人周鎮裕、姚光宗、劉世能等組成重建委員會,在荃灣理民府、窩拿先生及衆多潮州街坊支持下,集資重建天地父母廟。2012年,在裕記大飯店、陳榮宜先生及其他潮州街坊支持下,深井盂蘭勝會主持再次重修天地父母廟。2012年4月9日舉行重修開光儀式。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新界潮人總會副會長鄭俊平、潮劇名伶陳楚蕙、影視演員曾偉明等前來拜祭祝賀。

 
現在,每年農曆正月初九的天地父母誕已成爲深井潮州人的重要節慶日。上午拜祭天地父母,晚間則舉辦敬老聯歡會,免費宴請全村六十五嵗以上的長者,並演出歌舞節目。

 


 
「裕記燒鵝傳奇」

 

「裕記燒鵝」創辦人吳春鹽先生原籍潮州普寧,戰後來到深井做飲食生意。潮州菜原本沒有燒鵝,只有鹵水鵝。吳春鹽發現人們喜歡吃燒鴨,於是改做燒鴨。在1960年代,農民養鴨的飼料很便宜,用「燥米」來餵飼,稱為泥鴨(黑鴨),特別好吃。但後來香港的經濟起飛,成本高了,就改了飼料,用白鴨。吳春鹽燒鴨時覺得白鴨不好吃,即使花了很多心思改進,客人仍然不太喜歡,於是便決定改用鵝。鵝的成本是鴨的2.5倍。以前香港沒有人養鵝,鵝需要在大陸先養,再在落馬洲養,成本很高。但他覺得要做得好的話,必須不計成本。除了用料講究,他還創造出獨特的炭燒烤法。燒鵝過程中,還要塗上麥芽糖水,鵝內要塞入獨門香料。製成的燒鵝外表油亮、口感多汁,搭配店家特製的梅子醬,十分可口。

 

屯門公路開通之前,很多香港人喜歡到深井海旁釣魚灣釣魚,並將魚穫帶到「裕記」加工。他們發現裕記燒鵝與眾不同,經食客互相宣揚而使其譽滿香江。當時生力啤酒廠研製出一種「生力生啤」。為了推廣新產品,他們讓市民到啤酒廠免費品嘗。飲啤酒需要吃東西。生力啤酒厰員工便帶市民來裕記,從而使裕記的名氣更上一層樓。1980年代,「去深井、食燒鵝、飲生力生啤」是當時香港市民一個很好的消閒節目。

 


 
正當「裕記」營運如日中天時,1992年一個深夜,飯店突發大火,吳春鹽夫婦不幸蒙難。其女吳娟華毅然擔當第二代掌門人,團結家人重振裕記。她說:「潮州人做生意的宗旨,是勤力而不貪,只賺應賺的錢。我們的要求是做得好,不求做得多,才能把我們的生意發揚光大,保持招牌。」除了秉承家傳秘方做好燒鵝,她還設計多款小菜和海鮮迎合人客需要。魚扣就是其中一味特別的粵菜。

 
經過兩代人半個世紀的苦心經營,「裕記燒鵝」成爲香港餐飲業的特色美食。香港總督彭定康、行政長官曾蔭權以及梁愛詩、周梁淑怡、張宇人、周潤發等社會名流都曾慕名遠道前來光顧裕記。

 
看到「裕記燒鵝」經營成功,在深井做飲食生意的其他一些潮州人也改用燒鵝做品牌,先後出現「能記燒鵝」、「陳記燒鵝」等。深井燒鵝逐漸聲名遠揚。深井的潮州人為弘揚香江飲食文化做出了特別的貢獻。

 

 

(作者係嶺南大學榮譽教授、香港地方志辦公室副主任。)

*獲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迴響

沒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