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王朝的拼富大事兒

對於一個古代男人來說,征服生活的最好武器是「權力和財富」,而享受生活的最好方式則是「醉酒和美女」。

 


 

深諳享樂之道的晉朝開國君主司馬炎對酒色這兩樣事物很下工夫。當他用權力和財富奪取天下後,便日日想著方、變著法地享受。晉國大軍征服吳國後,司馬炎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廣撒網,多撈魚,將天下美女網羅進皇宮後院,供自己享樂。為了討好新主,地方官們便把美女盡數運到洛陽皇宮裡。

 

除了貪圖美色,在吃喝玩樂上,司馬炎也是毫不含糊,花樣百出,為了滿足自己的這些樂趣,他甚至把官位拿去賣錢。君主都這樣恣情縱欲,貪圖享樂,底下群臣就更不用說了。俗話說「上樑不正下樑歪」,手下的人也紛紛效尤。

 

晉國初期的宰相何曾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他每天的飯錢要花一萬錢,即便如此還愁沒什麼可吃的。他的兒子何劭青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每天的伙食費是父親的兩三倍,他們一家的伙食費是三五千平民一個月的生活費。

 


 

而這還不算是最奢侈的,談到晉國的奢華浪費就必須要提石崇,他和國舅爺王愷的鬥富的故事可謂是家喻戶曉。

 

石崇通過打家劫舍發家後,便用錢買了個官位,從而開始了在辦公室裡撈錢的日子,積攢下了更大的家業,成為了當時京城裡數一數二的大款。他不但住在高檔豪宅裡,還有著一百多個貌美如花的姬妾,而石崇每天的工作就是和達官貴人吃喝嫖賭,聲色犬馬。

 

王愷也不遜色,仗著自己是皇親國戚,地位比石崇尊貴,便一心要和石崇比個高下,於是二人的鬥富從廚房開始:王愷用麥芽糖刷鍋,石崇就用蠟燭當柴火用;王愷將幾十里長的路上鋪滿綢緞,石崇則用更長的綢緞將道路做成了一個錦繡長廊;王愷用花椒面漆房子,石崇則用赤石脂當塗料……

 

逢鬥必敗,王愷很不服氣,便去找他的皇帝親戚幫忙,而當司馬炎聽到王愷鬥富這種荒唐的行徑時,居然還給予了支持。他讓人從國庫中取出一株價值連城的珊瑚樹,高約二尺,讓王愷拿去鬥敗石崇。

 

得到外邦進貢的寶物,王愷信心倍增,豈料石崇看到那株珊瑚後,一言不發地將其打碎,然後將王愷領到自己的庫房中,讓他任意挑選,用來賠償他的損失。石崇庫房中的珊瑚樹,每一株都高大豐滿,似乎王愷所展示的是最次等的貨色,這次的失敗讓王愷徹底認輸,灰溜溜地離開了。

 


 

這次鬥富之後,石崇的聲名更是遠播,夜夜都有客人到他府上喝酒聯歡,石崇也是熱情招待。客人吃飽喝足後,要上「洗手間」,結果發現男廁所裡有十多個美女手捧託盤,上面放著錦衣華服,還有香料、洗漱用品和化妝護膚品等等。

 

客人要想上廁所,就需要換上新衣服,解手完畢後,還需用高檔的護膚品擦手擦身,以防身上沾有臭氣。

 

石崇只不過是晉國一個中級官僚,就如此地鋪張浪費,可想而知那些高級官員和帝王國戚是怎樣的行徑了。有一次,司馬炎到官員王濟家去吃飯,有一道烤乳豬令司馬炎讚不絕口,王濟便對皇上透露了自己這道菜肴的秘訣:他家裡用於做菜的小豬全是用人奶餵養,所以才肉味鮮嫩異常。這個王濟還喜好跑馬,當時他看中一塊地價昂貴的地段,於是他就把跑馬場一樣大小的地方鋪滿了錢幣,買下了那塊地。

 

瘋狂的奢靡最終只能換來更為悲慘的結局,在這些達官貴人沉迷享樂的時候,百姓們卻是經受著天災人禍、食不果腹的日子。終於在毫無活路的情況下,奴隸出身的石勒帶領著大批饑民進行反撲,他們對富人發動了野蠻的復仇戰爭,將男人殺死,女人霸佔,肆意燒殺搶掠。整個晉國逐漸陷入混亂之中,到公元304年的時候,全國發生了可怕的饑荒,不但平民吃不上飯,就連那些一頓飯花費一萬錢的貴人也是吃了上頓沒下頓。

 

和人比富的石崇也沒能逃過這場劫難,不但被起義軍抄了家產,還丟了性命,富得流油的晉國就這樣隨著巨富們的煙消雲散,在歷史的長河中毀滅了,可見一個人擁有的財富與幸福並不總是成正比的,在晉國,就是成反比的。

發表迴響

沒有更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