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的鼻祖是水運儀象台嗎?

世界鐘錶的鼻祖是中國北宋的「水運儀象台」。

香港鐘錶史學家矯大羽是世界著名的鐘錶大師,他經過數年求證,確定世界鐘錶的鼻祖為中國北宋的「水運儀象台」。

 

中國古代的計時器有日晷、水鐘、火鐘、銅壺滴漏等,由於它們都沒有滴答滴答的鐘錶聲,所以都不能算作鐘錶。直到1090年,北宋宰相蘇頌主持建造了一台有擒縱器的水運儀象台,才算是真正的鐘錶。水運儀象台每天僅有一秒的誤差。而且,它的擒縱器工作時能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這就區別於計時器了。在國際鐘表界裡把擒縱器視為鐘錶的心臟。矯大羽在瑞士找到了一本世界鐘錶界的權威書刊,上面寫著:「現代機械鐘表中使用的擒縱器源自中國古代蘇頌的發明。」他又在英國著名科技史專家李約瑟的一本書中,找到這樣的一段話:「蘇頌把鐘錶機械和天文觀察儀器結合以來,在原理上已經完全成功。」矯大羽知道擒縱器在鐘錶發明中起著決定性的作用,他經過實地考察,並大量査找了有關水運儀象台的資料後,其中最重要的資料是蘇頌的《新儀象法要》,確定「水運儀象台」是鐘錶的鼻祖。於是他找到了西方權威人士的話作為旁證,大膽地斷言,是中國人開創了人類鐘錶史,並且影響了西方鐘錶的發展。

 

水運儀象台,在北宋首都開封共運轉了36年,最後在金兵入侵的戰火中被毀。


水力大紡車

 

水力大紡車是中國古代將自然力——水力,運用於紡織機械的一項重要發明,這種以水力作為原動力的紡紗機,比西方早了四個多世紀。古代紡車的錠子,是紡紗機上加拈卷繞的主要部件,是以兩點支撐的細長回轉軸為主體的組合件,數目一般是2〜3枚,最多可以是5枚。宋元之際,社會經濟快速發展,在各種傳世紡車機具的基礎上,產生了一種有幾十個錠子的大紡車。這種大紡車的特點是:錠子數目可達幾十枚,並且是利用水力來驅動。它就是水力大紡車,其已經具備了近代紡紗機械的雛形,可以大規模地專業化生產。普通紡車每天最多紡紗3斤,而水力大紡車一晝夜可紡一百多斤,使用足夠的麻才能滿足它的生產能力。
 

发表评论

沒有更多啦